乆柩

墙头很多,欧气很少。

[超蝙/白灰]记他们的五次亲吻

预警:垃圾产物,ooc。

01.

克拉克的告白顺理成章的发生了,那人捧着花笑意盈盈地说道:“你可以给我机会吗?给我一个可以爱你,拥有你的机会。”

他怎么可能不答应?他们心里早已心知肚明,在尚未开口前,他们眼里的爱意早已随着眼睛溢出。

“当然。”布鲁斯嘴边荡开温暖的笑意,两人的身体逐渐靠近,克拉克结巴地、后知后觉的红了脸:“我、我们现在就算是……”

布鲁斯没让他把话讲完,双臂搂上去,温暖的双唇贴到一起,舌尖灵巧地撬开他贝齿,克拉克青涩地回应,吻的布鲁斯腿软才扶住他的腰。

“会奇怪吗?”克拉克和他抵住额头,轻声问道。

“放心吧。”布鲁斯又轻轻啄了他一下:“不过……外星人不需要呼吸真的……好犯规。”

他噗嗤一笑,用透视看到那人面罩下微微发红的脸。

如果他们能一直这样如此,这样的过去这一辈子,该多好。

02.

当卡尔做出这个决定时,布鲁斯看着他毅然又坚定的脸,心里感到莫名的恍惚。他为什么没有察觉到恋人的想法?在回过神时,他已经和那个披上白披风的人隔开一道裂缝。

裂缝不大,只是像伤痕一样刻在他们心上。

“布鲁斯。”卡尔唤他的名字:“告诉我,你的想法。”

他们对视了很久,双方都已经看不懂了对方眼中之意。布鲁斯深深闭上眼呼出一口气,再睁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接过那件灰色的制服。

他看见那天蓝的瞳孔不再清澈,卡尔露出感激和“我就知道”的表情,低头在他唇边留下浅浅的一吻,手握住他的。

“谢谢。”

你不必谢我。布鲁斯心里苦涩的想。这又何必呢,也许我未来会在某个时

候反悔不是么?

03.

他们在床上纠缠。

布鲁斯喘息时看见眼前一晃而过的星空,一晃而过的床头柜,和在他意识里久久不散的卡尔的脸。他嘴边呢喃着他的名字,伸出双手抚上那人的脸,眼中映上雾气。

“我爱你。”他断断续续的说出这句话,卡尔回握住他的手,放到唇边轻吻。

“我也是。”

可是我找不到能让你回到从前,让你继续爱着我的两全其美的方法。

他知道人们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他脑中回想起那些苦苦哀求不要失去脑叶的士兵,想起向他投来的不解又愤恨的人们的目光。

但至少请他现在,小小的贪念卡尔在他耳边轻语的情话吧。

04.

“你怎么了?”

他面色平静的回身,向他汇报道:“都已经关好了。”

卡尔点点头,偏头看向监视屏中他们的同位体,伸手触上那件三原色的制服。

“真是善良又单纯,却又如此可笑。”他垂下眼看向布鲁斯:“我准备出发,你好好监视他们。”

“卡尔……”布鲁斯牵住他的手,轻轻眨了下眼:“……注意安全。”

“嗯。”卡尔俯身吻了他额前的面罩一下,“你也是。”

他望着那个身影消失在传送器前,扭头又专注的敲打键盘。

“单纯吗……”他轻声道:“民主的世界……吗。”

他久久的凝望那三原色的制服,他绞尽脑汁回想那件制服最后被卡尔丢去了哪,却没有收获。

05.

卡尔静静的听着。

他听着布鲁斯被扼住脖颈,艰难地呼吸着。

够了。他想着。尽管他再怎么想,布鲁斯仍旧是那个背叛者。

可是他为何在确认执行时迟疑了?因为那人的灰色身影,因为那人每晚的晚安吻,亦或是那天黄昏?

那天黄昏他和布鲁斯飞行在海平面上,他看见灰色蝙蝠眼中闪烁的亮光。

“英雄之所以不再无敌,是因为他身边的依靠多了。”卡尔缓声问他:“我可以成为你的依靠吗,布鲁斯。”

布鲁斯被他抱着,眼中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感情。

“嗯。”布鲁斯淡淡的回道。

或许吧。

卡尔听到那人发出细小的呜咽,他一定很难受,但他什么也没说。布鲁斯就是这样,把疼痛和伤疤藏匿在心底。

他忽然感觉到冷寂的心被撕开了,脑内不住的告诉他——

蝙蝠侠要死了。

他冲了出去,冲到那个心跳缭乱的人类身边。

“B——”

咔吧。

他看见灰蝙蝠惊诧的看向他,最终身体滑落下去,闭上了眼。鲜血从他嘴角涌出,在地上跌落出花朵般的痕迹。

那人就此沉睡,悄无声音。

卡尔扶起他,失去意识的身体倒到他怀中,唇轻轻擦过脸颊,竟还有一丝余温。

“……卡尔?”

领主女侠疑惑地看他。

“不,我没事。”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你做的很好,戴安娜。剩下的交给我。”

他把尸体拦腰抱起,走向那人最后的归宿。


其实一直想揣摩白超当时知道灰蝙死的感觉,但是我心里总觉得目睹死亡这个感觉挺好(:

《关于比利进入联盟的第一天》



summary:比利加入联盟后,似乎知道了什么事情。

cp:超蝙,微绿红


“这里是我们商议事物的大厅。”


布鲁斯摸上圆桌,面色平静地说道:“这里已经为你添置好了新的椅子,

再次向你表示欢迎,比利。”


看着伸过来的手,比利脑子短暂的空白了一秒,脑袋“wocwoc”的混乱着,张口语无伦次地说了句“我我我”,手不受控制地抱住那人。


“谢谢!!我超高兴!!”


目睹这一切的哈尔轻咳一声,拍拍旁边面色复杂的克拉克:“看来你的B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克拉克干笑几声。


在一行人准备到其它地方时,哈尔好心地搂住他的肩,小声道:“哥们,以后尽量别这么突然抱住老蝙蝠。”


“为什么?”比利无辜地眨眨眼,然后像是明白过来的点点头:“哦,他不喜欢抱吗?抱歉,我跟我妹妹学坏了。”


“当然不是,”哈尔悄悄给他指了指凑到布鲁斯面前说话的克拉克。


“看在超人曾经帮你好心‘客串’一下,你就别让这个世界醋王黑着脸了,毕竟他看着也够凶了。”


巴里凑热闹地过来,听到这话笑了:“对了,提早告诉你,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关系。”


“什么?”他懵逼的看向前面两个人的红黑披风靠到一起。


绿红两人笑嘻嘻地对视一眼,欢乐的快步走开,两只手牵住对方。


好吧,他现在起码知道绿灯侠和闪电侠是什么关系了。


参观完瞭望塔后布鲁斯称有事便离开了,克拉克迟疑了一下,起身跟上去。


“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嘛?”比利接过戴安娜递来的蛋糕,疑惑地塞了一口。


“对他们来说吧。”戴安娜冲他眨眼:“小男孩都这样。”


“最好别去更衣室。”坐在沙发一角的钢骨冷不丁地说道。


比利似懂非懂的点头,心里却越发好奇。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众人对视一眼,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等你以后就知道了。”


秉着“思考不如行动”的想法,他悄咪咪地来到更衣室门口,门紧闭着,看上去隔音不错。


“……有人吗?”他试着敲了敲门,结果门轻轻被抵开一条缝隙,两具交织的身体顿住,红黑的披风遮住了关键部位,底下的人露出精致又潮红的脸。


“这不是你该看的东西,出去。”蝙蝠侠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像是被雷劈——不对他已经被劈习惯了。总之他张大嘴也没说出什么解除尴尬的话,只是干巴巴地说了句“祝你们生活愉快”便自觉地拉上门。


“……”


布鲁斯羞愤交加的用膝盖踢了身上人一下:“有意思吗?”


“我只是给他了解一下联盟主席和顾问的关系。”克拉克眼神闪过一丝狡黠:“我一向乐于为新人解答困惑。”


“那你可真是乐于助人。”他凑上去泄愤似的咬住克拉克的唇。


“所以你真的看见了?”哈尔看着他捂住脸的样子幸灾乐祸地笑道:“我已经

可以想象到老蝙蝠的表情了!”


“毕竟你才14岁,让你一来看到这些也不太好。”戴安娜叹了一声,温柔道:“以后别总是好奇了。”


“我快满15了……”比利苦涩的说道。


救救孩子吧?!我才快满15岁!


郁闷地缩成一团时钢骨挪过来,平静道:“我提醒过你了,联盟里的几对情侣都很喜欢在更衣室里……乱来。这甚至都成为梗了。”


“……”比利眼泪汪汪地抬头看他,说道:“你难道……每天都?”


钢骨轻轻点头,两人感同身受地握握手。


“以后你罩着我吧。”比利说道。“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


“当然。”


“看来沙赞先生以一种微妙的方式融入了联盟啊。”戴安娜欣慰地说道。


“托那两位的福吧?”哈尔嗤笑一声。


房间里的两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喷嚏。


“你回来啦?!”弗莱迪一见他便激动地拉住他的手:“怎么样怎么样?!超人胸肌大不大?你有得到蝙蝠镖的奖励吗?!”


“……奖励倒没有。”比利苦笑一声:“但我知道了一个新的秘密。”


FIN.


《沙赞》超好看!大家快去看吖ヽ(*´з`*)ノ


追寻

summary:他梦到了布鲁斯似乎消失了。

预警:很短而且很乱,三代。

感觉就像心里缺了一块。他站在街头,莫名地心里不安起来。

“嘟嘟嘟……”克拉克尝试去打给布鲁斯——事实上他不知道为什么,但直觉让他打过去。

电话没有接通。他心跳声在他耳边清楚的震响,克拉克没有听到未接留言里韦恩总裁调笑般的声音,没由来的慌了神。

“开什么玩笑……”

他环顾四周,街头的人熙熙攘攘,一晃眼过去,对面马路的豪车等待着红绿灯,后座的男人小憩着。

克拉克却动也动不了,布鲁斯就是这样,夜巡经常导致他早上参加董事会时困得眼睛都睁不开,那时克拉克只会早早把他叫起,让阿尔弗雷德去准备蔬菜汁或者柠檬汁,看布鲁斯吐着舌头边抱怨他又保姆心爆棚。

阳光温柔地洒在那人脸上,他想走过去却又无果,布鲁斯手撑着脑袋,摇摇欲坠的感觉,稍稍蹙着眉却没舍得睁眼。

绿灯亮了,克拉克看着男人的车又缓缓开动。那人消失在视野里。

“等、等等……”他向前踏去,下一秒喧闹的街头由亮变暗,他站在细细长长弯弯绕绕的小巷懵了几秒,才听见巷子里的打斗声。

克拉克放轻脚步走过去,布鲁斯韦恩总裁出现在眼前,他似乎喝的有些醉了,摇摇晃晃地拿着酒瓶向他的方向走来,男人踉跄时他下意识去扶,那人却只是站定,垂下眼盯着一旁的下水道若有所思。

“Are you ……insane like me? Been in pain…… like me?(你也像我一样丧失理智吗?你也像我一样承受过剧痛吗。)⑴”他哼着什么,无奈地一笑,转手将手里的酒全部倒进下水道。

克拉克看着面前的男人,喝醉的总裁扯扯领带,喃喃了句什么,哥谭的黑影和灯光共同映在脸上,矛盾又好看。

“克拉克。”

他一瞬间屏息,布鲁斯蜜色的眼睛在夜里映照出有些暗淡的光,像是寻找着什么的猫。

克拉克抑制不住地伸手扶上那人的脸,不曾想手直径穿过布鲁斯,白光一阵从他身后袭来。

他回到韦恩大宅了。

他似乎还在梦里。克拉克轻车熟路地走向黑暗的房间,布鲁斯缩成一团盖着被子,他上前,轻轻坐到床边。

克拉克喜欢半夜回来时亲吻布鲁斯,看他迷瞪起眼哼了一句“欢迎回来”,最后克拉克从背后抱住他睡过去。

他喜欢这样,布鲁斯或许也喜欢,但他们都明白打扰别人睡觉似乎不好。

“布鲁斯……”克拉克凑过去轻轻唤他的名字,男人翻了个面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克拉克。”

他的眼睛如同夜晚中最亮的星辰闪烁着,克拉克吻上他的那一刻,忽的睁开了眼。

他醒了。

身旁的布鲁斯安稳的睡着,他转身抱住布鲁斯,轻轻地吻那人的脸颊。

“布鲁斯,”克拉克缓声地问道,他知道布鲁斯醒了:“你会离开我吗?”

那人凑过来用下巴蹭蹭他的额头,与他十指相扣。

“不会的。”那人低声道,他肯定以为自己做噩梦了。

“直到死亡将我们的爱变为永恒。⑵”

克拉克心里的满足感将他的困意再次带来,他轻笑一声。

幸好你还在我身边。

FIN.

⑴:《Gasoline》歌词,觉得很适合本蝙啊!吹爆!

⑵:黑桃太太的锤基本台词,超好看的!(突然安利X2)

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鬼知道我的脑回路为什么这么千奇百怪。希望大家喜欢吧(*°∀°)=3尽管大本可能不演了但是也要接着爱他和本蝙吖!

是老超少蝙,短短的日常片段。我发现我好喜欢发烧梗。

灵感来自丹海老师的相关图片,但是我写的不好怕ooc所以不敢声张……低调低调。


克拉克把体温计从布鲁斯那取出后看了看不容小觑的数值,用体温计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


“你还是不打算承认自己的错?”


年轻人抱着臂偏过头不回答,但克拉克还是清楚地看到他刻意鼓起的脸,忍不住出声笑了。


“让你少穿这种不保暖的蝙蝠衣,是方便行动但是要是着凉了多难办?”他把旁边泡好药的杯子塞到布鲁斯手中,用不容拒绝的声音道:“喝完。”


布鲁斯跟他互相瞪了几秒,就屈服地伸手接过,嘟囔了句不服输地“我知道”才慢慢喝起来。


“你知道也不懂照顾一下自己?”这句嘟囔显然没逃过有着超级听力的克拉克:“我答应过阿尔弗雷德要照顾好你,但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跟在你身后。”


又是教育的口气,布鲁斯暗暗撇了一下嘴,装作乖巧懂事的向他凑近些:“我知道了……”


“我明天跟卢修斯沟通一下,让他给蝙蝠衣研究下保暖的功能。”他观察克拉克的眼睛,中年的氪星人并没有反对:“我相信自己会照顾好韦恩小总裁的,好吗?”


克拉克看着他了好一会,叹了口气,伸手弄乱了布鲁斯的头发:“好好好,真拿你没办法。”


布鲁斯得意地冲他笑,脑袋顺从地蹭了几下克拉克的手。


等克拉克叮嘱了好久才回房,离开他的视野时布鲁斯才有机会收敛一下自己加快的心跳。


但愿没被克拉克听出什么异常。布鲁斯抬手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整理好。


——毕竟他还不想这么早让这个在情感方面有些迟钝氪星人知道,自己已经把他当做了暗恋对象了。


没有啦。

很高兴在入dc漫威圈后的产出献给了我爱的他们,超蝙真的太好啦www不交点党费有点说不过去。

关注了圈子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动笔搞得跟复健一样艰难,所以你们会喜欢的话我会很感激的!超蝙真的超棒!


想了想还是打算告诉关注我的小可爱们。

我可能不会再产大薛粮啦,但是不是退圈。

也不太可能产之前写过的cp了……大家任意取关吧。

人总要试点新的东西才会成长,希望我们下次再见,又是下一个我吧。

再会。

金色戒指。

生日快乐,这句话大概还不算太晚。
又潜在的陪你度过了一年,认识你三年了,还不算太糟。
到底什么时候打算有薛让?我期待并等待着,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薛之谦坐在吧台前的座位上帮他点了杯清咖的时候白皙的手腕随着指着某处的手指拉出来,连带着一个金色的手环。

“哎。”张伟坐在旁边用手撑着脑袋,等他看过来时用下颚抬向那手环,“夜市淘的?”

“前女友送的。”他冲他温和的笑,但张伟怎么看那笑容都像带了圆滑的狡黠。

“一看就知道地摊货,褪色严重啊。”听他这么调侃薛之谦也没恼,顺势解释了句:“唔,我还挺喜欢的,就留着了。”

他没再问,但对那手环越看越不顺眼。

他们翻云覆雨时薛之谦总是肯把他那些脆弱的地方向他靠近,张伟拉过他的手腕细细地吻,留下一串串不轻不重的红印,身下没停歇的加速,那人呜咽着只顾着喘息,他垂下眼唤他名字,低下了头听薛之谦颤抖的回应,和一句句烂大街的“我爱你”。

他没去探究那话语本身的真实性,只是试着越埋越深,在薛之谦不算娇嫩身体印下迟早会消散的痕迹。

“把手环摘了吧。”

他私心地在薛之谦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低喃,即使事后问起张伟也能挑挑眉告诉他是手环磕嘴。

但张伟决不会告诉薛之谦,这不过是想让他真正和别人有那么一丝疏远,别老是有别人的印记。

于是后来薛之谦把手环毫无保留的丢进垃圾桶,戴上了张伟随手买的尾戒。

虽然这戒指也成了一个不值一提的回忆,但他再没摘下,正如他无法忘却那段轻狂的恋情,和那个像一阵风让他抓不住的人。

他以为自己真没有爱上过张伟,在他离开张伟的前一个星期。

街上有人在唱什么酸酸涩涩的情歌,薛之谦眨眨眼,转身离开前看见那人唱歌时无意做出张伟的动作。

“喂,薛老师啊。”张伟最后一通电话对他说:“祝你幸福,我们……”

那时他应该后悔的,他应该说张伟我想你了我不行了没有你我疯了:“好。”

可他为什么要说好,他不知道。假装的平静让他心里不是滋味。

从此他有了家室他也有了,就变成了过往。

(整个人听完歌就混乱了,所以也很混乱。)

当你遇见一个善良的杰克(第一人称)

前话:真的太喜欢杰克了!!!超可爱!!!
可以说是非常渴望得到他的公主抱了。

我不知为何来到了一个医院,破烂的招牌上写着:圣心医院。

上了二楼,一个拿着枪的女人匆匆跑过我,带来一阵迷雾,有点呛。

“咳咳咳……”咳嗽声响起,一个戴着礼帽和面具的男人拍了几下衣服,不好意思地转头,看向我。

“……”我们对视一眼,男人用修长的铁爪子朝我晃了晃。“小姐,您怎么在这?这可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你又是谁?”我反问,男人愣了一下,做了一个绅士礼。

“您好,我叫杰克,是这里的监管者。”杰克有点着急地说道:“我送您出大门吧,不然等下鹿霸小丑他们来了你可活不下去。”

“那……麻烦你了。”我对他的举动有些好感,尽管他有一个诡异的左手。但不知为什么,我一点恐惧都没有。

“我们走吧。这里是圣心医院……”

杰克突然顿了一下,向我伸出右手:“如果小姐您不介意,我们牵手走吧……这样我怕您会迷路。”我点点头,握紧了他的手,干燥,但很温暖。

“刚刚那个女人是什么人?”我追问,杰克想了想,这么说道:“他们是求生者,要从这里逃出去的。”

“你是坏人吗?”

“也可以这么说。”他面具上圆圆的眼睛看向我,步伐没停:“但是我不想伤害他们。”

“那他们为什么向你开枪?”我向四周看去,有一个护士样的女人在墙后瑟瑟发抖看着我们。

“大概是对未知的恐惧吧。”杰克道:“我理解这种行为。”

“但是你要是受伤怎么办?”我说着,心里莫名的不安。

“我会送他们出大门的。”杰克缓缓笑出声,沉闷的声音莫名好听:“像送您出去一样。”

“我……”话还没说完,杰克带我走到一个铁门前,在密码机前熟练地输入密码。

“等这扇门开了,你往发出光亮的地方跑就能回去了。”

“我还可以再来找你吗?”我问出这个问题后,杰克一顿,说道:“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

门咔地开了,突然从四周冲出四个人往门内冲,杰克静静看着他们离开,低头看向我。

“快走吧,小姐。”杰克的手松开,我心里一空。

“你要回答我的问题。”

“抱歉了,小姐。”杰克说着,圆圆的眼睛又跟我对视。

我没有从眼睛里面看见任何东西。

“因为可能我下次……就不会手下留情了。”杰克摘下礼帽,“我会永远记得与您的相遇,您很可爱。”

“如果下次再见,我会试着好好招待您的。”

我转身,杰克低声道。

“但是我希望,不要再在这里看见您,以求生者的身份与我相见。”

亮着的地方太过刺眼,我闭上眼,身体不由自主向前。

“那么,祝您好运。”最后我听见杰克这么说,我没有回头,但是我眼前浮现了杰克的样子。

如果可以,我还是想见见他面具下的样子,无论是一片空白,还是好看的样子,这个感情与爱情无关。

尽管我会被他绑到椅子上,看着他在我面前消失留下一个轮廓,最后在我面前扑杀我的同伴。

我不悔,与他遇见。

FIN.

内…20字微小说(玩来了)

Adventure (冒险)

“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薛之谦咬牙切齿地说道,指着天台外:“张伟,你肯定有点喜欢我!一点也要说出来!”
张伟有点慌,他不想让薛之谦跳下去。
而且他也不止一点喜欢薛之谦。

Angst (焦虑)

薛之谦怎么还不来……张伟握着手中快要融化的甜筒,视线不停找着那人的身影。明明说是去买东西很快的,怎么过了5分钟都没来。他低头看向手中的甜筒。
他的甜筒也快化了……
“嘿!”背后被人猛拍了一下,张伟手里的甜筒差点掉下来。一脸怒气回了头却发现是爱人。“您这手劲还真是……”话没说完被薛之谦哎呀一声打断:“甜筒要化了耶。”
张张嘴,他想到什么笑出来,把甜筒递给他,低声道:“那我们一起吃,这样快一点。”

Crackfic (片段)

却见电视里的薛之谦被嘉宾们起着哄,脸红扑扑的喊停。
什么嘛,还一脸羞怯。张伟坐在沙发上支着脑袋一脸淡定。过气了就这么不经逗了吗?他拿起桌上的水,边喝边看。
“我的真爱是,大张伟。”
“噗——咳咳咳……!”
张伟难以置信地抬眼,心突然不妙的加快。
这家伙……说什么啊……

Crime (背德)

“我要和张伟在一起。”薛之谦很肯定地对面前的父亲说道,一边牵起了旁边张伟的手。
“你……”父亲指着他气得发颤,最后只是叹了一声,转向张伟:“你小子,好好照顾他。”
“放心吧您嘞!”张伟连忙拍拍胸脯保证。
出了门薛之谦松了口气,说道:“好险,我还以为我爸会打我一顿。”
“……”张伟却是认真地扭头看他:“薛老师你这一下,我们的小秘密可就光天化日了。”
“我可没有后悔。”薛之谦笑起来,与他十指相扣。
“只要跟我光天化日的,是你。”

Crossover (混合同人)

“薛之谦出任务回来了。”BOSS这么跟他说。
进了医务室便看见薛之谦趴在床上背后缠了绷带,哼哼唧唧地。
张伟一股无名火迭起,冷冷一声唤道:“薛之谦。”
薛之谦转头看他,干笑几声:“张伟哥……”
“这个时候知道叫哥了?”
薛之谦呜咽着窝在他中,身下软地一塌糊涂。张伟亲了一下他的耳垂,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人的伤口,才轻柔地环住他。
“下次不许受伤了。”他缓声在他耳边说道:“再这样你的屁股就不用要了,知道吗。”
薛之谦哪有反驳的力气,只能点头保证。

Death (死亡)

雨下得冰冷,薛之谦眼瞳有些涣散,伸手却又是握住了那人已经冷却的手指。
“张伟……”他咳出几口血,笑道:
“能和你死在一起,也算值了……”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

Fantasy (幻想)

薛之谦身上如果穿上旗袍之类的……张伟想着,并把这种几乎变态的想法告诉恋人。
“你认真的吗张伟哥……”薛之谦果然一脸嫌弃地看向他,比划了几下自己的身材:“不是,你看我这身躯合适吗?”
于是想法作了废,直到大老师打开薛之谦的包裹发现里面令人热血沸腾的、几乎透明的旗袍时,表情有多么难以言喻。

Fetish (恋物癖)

这是张伟的外套……薛之谦在床边把那外套捡起,嗅了嗅。呜……奶香味的。
这是张伟的杯子……薛之谦拿起杯子,看上面印着张伟最喜欢的辛普森图样,轻轻把自己的唇印印在上面,然后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围观了全程的张先生很震惊。

First Time(第一次)

“大老师你真的挺大的耶。”薛之谦一愣,开口只能赞扬。
“废话,想干我们薛老师那不要费点力气和努力嘛。”张伟眨眨眼笑答道。

Fluff (轻松)

“和薛老师合作我特别开心,”张伟举着话筒面对镜头认真的说道:“就那种……特别愉悦身心的一件事。”
记者不懂,继续追问他,旁边隔着一个座位的薛之谦别开眼,有些羞涩地笑出来。
记者不懂,他懂呀。

Future Fic(未来)

“这就是囡囡了。”院长把一个小豆丁带过来:“她有点羞涩,麻烦你们多多包容一下了。”
“嘿,那有什么问题。”准备成为爸爸的张伟挠头笑:“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不好的。”同样准备成为爹地的薛之谦捏了一下他手臂的肉,蹲下来朝小豆丁打招呼。
“你好,我们是你的新家人。”他伸手:“多多关照咯,囡囡同学。”
小豆丁歪头眨了眨眼,把手放到男人的手里。
“……嗷。”一声算是同意了。

Horror (惊悚)

薛老师变成10岁小屁孩了。大老师很高兴(不是),给了他爱吃的喜○郎果肉果冻(不是)!
薛老师哇地一下就哭了,也给了大老师爱吃的小拳拳(不是)!

Humor (幽默)

“大老师特别特别幽默。”薛之谦这么夸他:“每次我在他家时都会笑倒在床上去!他真的好多点的!”
记者小姐纷纷表示自己被塞了顿狗粮似的。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张伟喜欢和薛之谦待在一起。
因为待在一起时心情会变好,张伟就不会想那些恶人恶事恶语了,心里只装有对薛之谦满满当当的爱意。

Kinky (变态/怪癖)

张先生说之前那个透明旗袍那件事不要提,不然会过不了审。
我们对此深信不疑。

Parody (仿效)

他们越来越像了。
薛之谦看着旁边喝着绿茶的张伟。
难怪张伟说他们是一模一样的。
“……怎么了?”张伟温柔地抬眼,伸手顺顺他的毛。
“没什么。”薛之谦垂下眼笑了,“绿茶给我喝点。”

Poetry (诗歌/韵文)

“你是心的跳动,我是血的潮汐。”

Romance(浪漫)

张伟打算给薛之谦惊喜——一顿他自己做的大餐。
薛老师特别感动,说了一堆我爱你哈尼等肉麻话后把他那盆散发着不详气息的菜偷偷倒了,以防两人闹肚子。
然后薛老师才把自己准备的手链拿出来,是他给张伟的惊喜。

Sci-Fi (科幻)

“小心点突然出现的异种……”薛之谦持着枪朝后面的晚辈教导道,却听极近的嘶吼声,整个人被捆住腰拖回到一人怀里。
几声迭起的枪声,他才发现自己愣地有些久了,抬起头一看。抱着他的张伟挑眉调侃道:
“是前辈该小心点被异种拐去。”

Smut (情 /色)

薛之谦很白,哪都能留下印的那种。
当然,裆部那块是禁止的。大老师颇有经验的说道。

Spiritual (心灵)

张伟哭的时候薛之谦心都会揪一下。
“大老师……”慌忙地伸手抹开他的眼泪,薛之谦把他搂紧怀里,用亲吻来安抚他。
“别哭啦。”
张伟像一个小孩似的,总要有人惯着他。
幸好那个人是他。薛之谦庆幸地想。

Suspense (悬念)

“最佳金曲奖获得者,”张伟念道,看到上面印着的字,满意地笑出来,微眯着眼道:“让我们恭喜——”眼神不自觉去寻找那个心上人。
“薛之谦!!!”他最终如愿看见了那人心中的喜悦和兴奋,看那个身影站起来,朝大家鞠躬。
薛老师好,我就会开心啦。他想,把手中的奖杯,颁给那个实至名归的人。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张伟最终选定在了他与薛之谦分手的那一天,恋人红着眼泪几乎要落下来的样子人见犹怜。
“张伟……”话还没说完就被张伟狠狠抱住。
“不分了,我们永远在一起。”

Tragedy (悲剧)

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实现那个永远在一起的诺言。

Western (西部风格)

“双枪超级难掌控的。”薛之谦在沙漠的酒吧里跟老板分享心得, 边瞄见内老板手里的绿茶。
真奇怪,喜欢喝绿茶?那开茶馆不更好吗?
老板笑盈盈地喝着茶听他讲着,薛之谦连忙说道自己最近好似惹了个什么组织,快要追到这来的节奏。
老板好似叫张伟?普普通通的名字。“那要请薛先生多多保护自己了。”张伟这么说道,视线内却发现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薛先生。”张伟微微笑道,仰了仰下颚:“你的朋友来了。”
几乎是很快的动作,张伟跃出吧台抽走了他放在腰部的双枪,用以为盾扫开子弹,熟练的击毙追踪薛之谦的人。
薛之谦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看向他,张伟却收了枪,还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样。
“薛先生,如果双枪实在不会用的话,”他狡猾地挑起眉看他:“我可以教您。”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薛之谦是个大众情人。
但是他现在在张伟身下。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隔壁的陈小姐是个大众情人。
但是她听着隔壁的声音,表情有些无法形容。

AU (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他们在一起了。
薛之谦每天都会唤他起床,带他到洗手间洗漱,自己去做早餐。
有通告一起的他们会很开心,录制完时往往是张伟在车旁等他。这个世界很温柔,人们对他们公开带了极大的宽容。
张伟喜欢薛之谦,薛之谦喜欢张伟。
晚上他们相拥而眠,运动后的薛之谦脸颊不禁泛红,腰被张伟轻轻地、有力道地揉着。
这样多好,张伟说。

OOC (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每篇都是OOC。

OFC (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陈小姐终于忍不住去敲了隔壁的门,提出了自己的不满:“你们就不能每次做事小声点嘛?”
隔壁的清秀男孩子不住跟她道歉。陈小姐看见了他颈边的吻痕,叹口气:“以后去离墙角远点的地方吧。”
这次没有在墙角了,陈小姐伸伸懒腰。
却意外听见隔壁阳台上有什么不对。

OMC (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小记者去采访大老师,结果丧着气回来了。
小记者又去采访薛老师,还是丧着气回来。
“两位老师都是说一些我不懂的话……”小记者吐槽道:“什么进出口贸易,什么为爱情鼓掌,根本听不懂……”
前辈默默安慰他:“没事,我们都明白了。”

UST (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张伟把薛之谦丢下,去抽烟了。
薛之谦难受地在一旁,心里骂这个突然丢下自己的人,身体还是默默移过去:“张伟哥……”
张伟摸摸他的头,继续抽烟。
薛之谦索性跨坐在张伟胯间,去求他:“张伟哥……我要……”
“要什么?”张伟只觉得这样的薛之谦也很迷人,主动的样子好看极了。
“要大老师。”他乖乖凑过去吻他。

PWP (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 /床”)

薛之谦喘着气勾他,张伟眯着眼,下面总是软的厉害,让他不禁想多索取些。
“张伟哥……”薛之谦主动把自己往前送。
“我爱你。”

RPS (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张伟哥,”那次上学了录制时薛之谦对他苦笑一声:“我总是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但那是很久以前了吧,张伟最后把烟头熄灭在永恒的黑暗里,对薛之谦道:“我也是,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完了】

总之有些就多有些就少,希望您能喜欢!
٩(๑´3`๑)۶关于20字微小说是在百度文库上的,词语基本一致!
爱你们♪~(´ε` )!

各位元宵节快乐!
带来的是打赌输了并拖了很久的分手bao!
因为现在才写完就发出来……可以说是非常垃圾了。
就是一个非常没有分手气氛的车了……
车是看了很久太太们的文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如果有什么地方一模一样的话……我就删掉嘛。
毕竟意念抄袭是也有可能的……
评论自取了……emmm